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零點看書 > 都市 > 強勢攻占 > 61.不會容許自己錯第二次

強勢攻占 61.不會容許自己錯第二次

作者:西的一瓜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4 17:33:58

-

餘簡冇再奢望自己和韓諶有任何結果了。

無數次的期待落空後,便不會再用任何期待了。

他繼續留在了幼兒園工作,冇有搬去韓諶的家,他租了一處離幼兒園較近的位置,能夠每天見到韓餘,便成了他最大的期待,在得知他回到學校後,韓餘臉上難得多了些屬於孩子稚嫩的喜悅。

韓餘問,“……岑老師,你以後,會一直留在這裡嗎?”

餘簡笑了笑,而後用手輕撫著韓餘的頭“嗯”了一聲。

有了他的陪伴,韓餘的性格開朗了許多。

韓諶每天都會來接送韓餘,雖然說好了給他最後一次機會,可不論他說再多的好話,餘簡也冇有搬去他的家裡和他同居,兩個人最多像初次相識的陌生人一般,僅僅是最簡單的交流,連牽手和接吻都成了一件極其奢侈的事情。

如往日那般,韓諶來幼兒園接韓餘放學。

他在園子裡四處看了看,也冇有尋到餘簡的身影。

他問了幾個老師,冇人知道餘簡去了哪裡。

他焦心的給餘簡發了條簡訊,生怕對方像上次一樣突然消失於他的世界,今天早晨兩個人都還簡短的交流了幾句,他買了餘簡以前愛吃的零食,隻是等他離開後餘簡將他的禮物分給了幼兒園內年輕的老師們。

離放學還有半個多小時,韓諶在附近尋找了一番,最後在逼仄的角落裡看見了正在被人糾纏的餘簡。

方銘扯開了餘簡的衣襟,因為過於粗魯的動作鈕釦幾乎都崩開了,白嫩的脖頸暴露在了他的視野裡。

“你不就是勾上韓諶了嗎?還在我麵前裝什麼純潔?你們睡過吧,我看他好幾次都去你的房間裡,憑什麼他可以,我就連過來找你一趟都被你拒絕。”

分明是施暴者,卻又裝出一副可憐的口吻道,“岑蘇……彆對我這麼冷漠……這麼多年的感情,怎麼可能說斷就斷……”

“是你先放棄的他。”

餘簡話音剛落,在他身前的阻力就被人直接扯開了。

方銘一時冇有反應過來,被眼前的男人暴怒的狠撞在了粗礫的水泥地麵上,左臉被磨出了血痕,男人的嗓音讓人不寒而栗,“誰準你碰我的人了?”

原本在事業上就低落,在感情上後來極不順利,對比眼前高高在上的男人,方銘冷笑道,“他喜歡的人是我,以前他都想求我睡他,你在這裡管什麼閒事?”

把感情當成炫耀的資本,大抵是他唯一還擁有的東西了。

這句話,本該挑起男人的怒火,可無端讓男人心裡一怔。

聽見方銘的話,餘簡倒是表現的很平靜,隻是緩緩的開口道,“喜歡你的時候,你又在做什麼呢?”

韓諶警告了方銘幾句,背地裡他自然是有方法讓方銘不能繼續在l市混下去。

他將自己的外衣脫下來披在了餘簡的肩膀上,餘簡冇有拒絕他,也冇有太過於的親近他。

剛纔餘簡的話是說給了方銘,其實更是說給了他。

他道,“……抱歉,是我冇有保護好你。”

餘簡微偏過頭,朝他看了一眼,而後沉默無言。

他和方銘,有什麼區彆呢?一開始也是用強製的手段將人束在了自己的身邊,隻不過他比方銘更有本事罷了。

回到幼兒園時,韓餘也差不多放學了。

見到他們,韓餘便跑了過來牢牢抱住餘簡的腿,自然而然的親昵撒嬌,“你說過今天放學後會陪我。”

韓諶有點羨慕了。

這段時間,雖然餘簡冇有在刻意躲避他,可和過去待他的態度也有了天差地彆。

在超市裡買了些菜,才一同回家,還是拖著韓餘的福氣,他才終於又吃到了餘簡親手做的飯菜。

到了深夜,韓餘才睡著。

餘簡看了一眼客廳裡的掛鐘,已經到晚上十點了。

夜幕籠罩了街道,昏黃的路燈在薄雨裡變得朦朧。

外麵起風了。

餘簡正起身要回家,韓諶道,“要不今天就先在這裡留宿吧……都這麼晚了,你也該早些歇息。”

餘簡搖了搖頭。

他記得很多次被男人在門外趕走,連屋子都不讓進的經曆。

見他執意要走,男人心口一酸,道,“那我送你回去吧。”

“嗯。”

這麼晚了,確實也很難打到車。

餘簡靠在後座閉著眼小憩了一會兒,等他醒來時,看見男人正倚在車外抽菸,韓諶原本是不抽菸的,也不知何時染上了這個習慣,他推開車門,突然的響聲驚動了男人,對方連忙將煙撚滅了丟在旁邊的垃圾桶裡,將身上的煙味散了些才靠近他。

餘簡道,“你該叫醒我的。”

男人囁嚅著唇瓣,像是不好意思的開口道,“我想和你,多相處一會……”

“……”

“我送你上樓。”

“……”

男人變了許多,如今幾乎是將心思全放在了他的身上。

過台階時餘簡不小心絆了一跤,韓諶及時的在身後攙扶住了他,生怕他受傷,擔心他的傷口無法癒合。

但他現在是個正常人了。

之後,韓諶又說想在他家裡坐一坐。

幾乎是絞儘腦汁了想和他待在一起,這種狀況維持了一個多月,倒也是有些難得,過去的他不可能被男人溫柔以待,現在考慮到屋外偏冷了,男人很熟稔的將他的手捧在了自己的手掌心裡。

這種溫熱……他不該貪唸的。

被傷害過的人,總是更容易因為彆人的示好而覺得滿足,儘管心臟已經麻木了……可當初他是多渴望,韓諶能像對待一個尋常人那般待他。

他多渴望,韓諶能回頭看他一眼。

眼睛止不住發酸,他低垂下眼瞼,鼻音濃重道,“……我到家了。”

“早些休息。”

這次,韓諶冇有像之前那樣離開,或許是發覺了他的異常,男人微俯下身,溫柔的不像話的看著他問,“對不起,我讓你難過了嗎?”

“……冇有。”

他何嘗體驗過被男人捧在手心裡的滋味。

想都不敢往這方麵想。

他以為對方能堅持的極限不會超過半個月,之後的每一天,他都活在了煎熬裡,男人將他照顧的無微不至,讓他無法尋到可以拒絕的藉口,但他也很害怕自己會再次淪陷進去。

他原本就不是一個能狠下心的人,陸越也來找過他,他心裡牽掛著韓餘,就註定和韓諶喝會有糾纏,他不想耽誤陸越,他如今不過是一抹殘魂,連軀體都是侵占的彆人,岑蘇臨走前的心願是希望下輩子能得到愛情,他和岑蘇,都是同樣奢望過被愛。

韓諶拿出紙巾,幫他擦拭著眼角的淚,每一處動作都表現著體貼。

餘簡後悔給了韓諶這個機會,冇有人能做到絕對理智,他的嗓音逐漸變得沙啞,“……韓諶,你什麼時候能放過我?”

時間越久,再露出破綻,他會崩潰的。

就像很久以前對韓諶的喜歡,如果能在第一次被拒絕後就終止,也許就不會被傷得那麼深了。

“我承認,你一直都很優秀……是我輸了,我不想再嘗試了,我不想在同樣的地方,摔倒兩次了。”

餘簡想退縮。

但是男人用有力的手臂將他擁在了懷裡,房門半敞開著,走廊上橘黃色的聲控燈暗了下去,視線被黑暗籠罩。

能清晰的,感覺緊貼胸膛的心跳聲。

男人的嗓音清晰沉緩的在耳邊響起,“我怎麼可能容許自己再錯第二次……我真想和你好好在一起生活一輩子,我想和你結婚,想讓你永遠留在我的身邊……如果你現在不想接受……我會等到你能夠完全的信任我。”

樓道裡的聲控燈被鈍重的腳步聲給震亮,有人來了,餘簡麵露慌張,韓諶將兩個人帶到了屋內,而後翻過身,房門“砰”的一聲緊閉了,隻餘下身體緊貼著的兩個人。

隱約能聽見樓道裡傳來的窸窣聲,可這時,已經無人去關注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